来自 娱乐 2020-10-18 11:10 的文章

王千源:这辈子就是在和观众们玩“猫鼠”游戏


  王千源与鹿晗合作网剧《在劫难逃》。

  《八佰》主打海报

  王千源在《八佰》中饰演“羊拐”。

  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些年王千源的演艺生涯像是一条平稳的红线,在这个不停被拿来作比较、被排序、被聚焦的行业里,常常都被评价为“演啥像啥”。尤其在口碑票房双收的电影《八佰》上映后,他以“羊拐”一角被标榜为演员界的“黯然销魂掌”,面对这样“高耸”的评价让王千源诚惶诚恐,他把这些都归功于是观众的抬爱。

  尽管来自观众和业内的赞扬已经给了他足够骄傲的资本,即使在银幕前镜头下是“会演之人”,但你可能想不到,王千源在整个创作的路途上是害怕的,是捉摸不定的。

  这好似和他的硬汉形象相去甚远,他说这话时,也无疑引来“糙老爷们也会害怕”的再三确认,但听他阐述每一次表演的背后,都有着想象不到的艰难构思。王千源把每一次创作都比喻为堆积木,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必须每一块都拼对了才能让角色立起来,有一块出差错,它都是不成立的。

  “就像你们在‘羊拐’身上可能看不到其他类似角色的影子,那是因为在独有的角色面前,他的感觉、气息、眼神、风格都需要反复琢磨,没有公式,是需要付出很多‘不确定性’的苦功的。”

  当下

  年轻演员不容易,他们需要成长空间

  “你们等我,我再多攒一个角色”。

  电话那边的王千源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孩子气,感叹着下一个角色会更精彩。

  和《八佰》里的羊拐一样,凡事王千源都喜欢冲在最前面,只要说是去演戏,他任何时候都可以精力充沛地站在你面前。他说,再攒一个角色,是还想尝试下一个新类型,就像最近收官的,他与鹿晗主演的网剧《在劫难逃》,剧中他重操“刑警”旧业,竭力避开时间线上难逃的劫数,让所有该活的人都能好好活着。“接这个剧本源于我实在太喜欢了,它有时光倒流的概念,又有些烧脑,我等了很多年才有这样的题材,这不是美国人拍的,也不是大电影。但能让你不断去寻求答案,再加上还能和年轻人一起搭戏,我很喜欢。”

  同样作为主演的鹿晗,也是该剧的一大看点,《在劫难逃》播出期间,热搜中都在关注“鹿晗能不能接起王千源的戏”,“最后这不也接起来了吗?”王千源反问:“如果接不上,早就骂成一片了,他的进步与表现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鹿晗是一个特别真实的孩子,也很敬业,他对表演确实也有过困惑,但也极其努力地想把戏演好。”

  王千源说,和鹿晗因为工作成了好朋友,拍摄期间一有空就对词,一遍不行来两遍、三遍。片场,就是他俩相互帮助、相互给予、共同进步的地方,他总和鹿晗说“演戏我教你,唱歌你教我”,“因为我唱歌几乎每次都跑调,但鹿晗会安慰我说,这个唱法是我的一种风格。有时我遇到的一些和我搭档的演员,演得还不如鹿晗,你们为什么不说?人可以从好到不好,也能从不好变好,为什么不给他空间和土壤去成长,就判定好和不好,年轻演员是很不容易的。”

  被问到会不会因为鹿晗而想起自己初出茅庐的那个年代,他笑说“不会”:“我会‘嫉妒’他,不是真正定义上的‘嫉妒’,是他们现在的资源确实比我们那会儿多太多了,拥有的机会也是无可比拟的,我年轻的时候想演男主角根本没机会,一等就是十多年。”

  戏路

  懂我的人不会固化我演的角色

  王千源说,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想演男主角,也想演得奖的电影,但到了如今这个年龄,不再像过去那样一味地寻求“最好”,而是考虑拍一些自己既喜欢又能有所突破的作品。

  因为喜欢而接戏的满足感,在他身上显露无遗。

  从二十多年前拍影视作品开始,王千源见证和参与了整个华语影视圈的盛夏和寒冬,演绎了各式各样的角色。有人说《八佰》里的“羊拐”演得真好,每一个镜头都可以当教案,但殊不知,在王千源参演的上百部作品里,不管角色大小,很多都能让人过目难忘——《钢的琴》里日子过得人仰马翻的工人陈桂林;《“大”人物》里他是不惧黑恶的底层刑警;《解救吾先生》中浑身散发着穷途末路之感的悍匪华子,还有《绣春刀》里正直坦荡却又唯唯诺诺的卢剑星,这些角色都和他本人截然不同,但又始终掺杂着他的影子。

  人红了是在作品中,但王千源比谁都清楚下一部戏可能还要面临被重新定义和认识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