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0-10-18 10:07 的文章

要投入感受落魄时,才能演好《麦路人》

  万梓良在片中饰演等伯。


  张达明在片中饰演口水祥。

  名词解释:

  麦路人,又称“M难民”,源自于日本。是指一些无法负担房屋租金而被迫寄居于一些24小时营业快餐店内的人士。“麦”是指麦当劳快餐店,有些人经常在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餐厅内寄居。

  繁华发达的香港,有一群人无家可归,只能栖息在快餐店里,即便生活困苦,但他们并没有自我放逐。今天上映的香港电影《麦路人》就在讲述这个弱势群体的故事,表现一群陌生人在快餐店相互取暖、互帮互助,重拾家人般的温暖。影片冷静克制又不失温情的拍摄手法触动人心,在今年金像奖获得10项提名,张达明也因此片获得最佳男配角。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导演黄庆勋、主演郭富城、杨千嬅,他们表示,电影里也藏着很多人生缩影,希望可以让观众有所领悟与启发。

  主题 无家可归者值得关注

  大约在2011年的时候,黄庆勋开始持续关注关于无家可归者的新闻报道。在他看来,贫穷也是每个社会都存在的问题,他开始钻研讲社会贫穷问题的书籍,留意在生活中无家可归者,甚至透过社工活动去接触了解他们的生活现状,渐渐地他发现这样的题材值得被关注。“像‘麦路人’的故事应该被拍成电影,我曾经看过一些因为无家可归在麦当劳生活的穷苦人的故事,也亲自去麦当劳看他们的生活状况,他们之间有不少互动,会互相鼓励问候,也会彼此帮忙找工作,尽管人生艰难,但也不乏温馨与人情味的一面。”2016年,黄庆勋开始筹备该片,在监制郑保瑞的帮助下找来了郭富城和杨千嬅出演:“郭富城看完故事大纲就爽快答应了,杨千嬅因档期问题,较迟入剧组,但一入剧组很快进入状态。他们合作很有默契,对角色也很了解,拍摄上很顺畅。”

  拍摄 用“极饿”状态诠释角色

  郭富城在《麦路人》中饰演阿博,他留着胡茬,头发凌乱,眼神迷离,神情低落。“大概我真的是一个热爱演戏的疯子吧,要演一个流浪者是我从来没尝试过的,也非常想尝试,尤其这个有意义的剧本很触动我。”接到剧本后,郭富城曾于夜间去往24小时麦当劳,体验夜宿快餐店的无家者的真实生活,以便更好地塑造角色。从叱咤商场的天才到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他饰演的阿博的生活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掌握角色的落差心态,郭富城认为自己需要一种抽离现实的“极饿”状态,才能感受到阿博的穷困潦倒。黄庆勋回忆:“拍摄时我要郭富城不断抽烟,后来他因抽太多烟误以为自己真的患病了,拍完之后立刻去看医生;我们大多数戏都是夜戏,他经常成天不吃饭,通宵拍完到清晨,收工后第一时间去进食,敬业的精神确实让人感动。”黄庆勋提到一群好演员在拍摄中过招让人特别感动,例如口水祥(张达明饰)有场被人追赶的戏,张达明才抗癌成功,因为身体问题不太能跑,跑着跑着还摔伤了,“但我觉得这段不能用,要重跑,达明还是转身又跑了一遍。”

  ■ 对话主演

  新京报:阿博自尊心很强,也很善良,现实让他感到无奈,他想改变却又无法做出选择,表演过程中如何把握角色内心的纠结与无奈?

  郭富城:他的前半生非常顺利,有学历、也有地位,后来从天堂跌到了地狱,成为一个无依无靠的流浪者,首先你要去深刻感受他经历上的落差,同时要投入感受他在落魄时与周围人相处的心态。在“麦路人”这帮人里,阿博算是最有办法的人,剧本创作给了他一个很大的空间去表现他对其他人的爱和帮助,所以在这个剧情架构下表演没有什么复杂和难度,当时投入电影里自然会呈现出一个状态,我想观众很多感受也是将自己的同理心投射在阿博身上。

  新京报:那你在演的过程中情绪是否也相当低落,听说在片场你都不会说话?

  郭富城:其实我在拍的过程中没有太多思考,甚至没感受到这部电影的魅力,但拍完了以后却有特别大的反思,看到阿博的遭遇,他对家的思念,他和阿珍在落难中扶持,每一步都特别打动我,甚至看到每个角色身上的价值观,都能触动我,让我知道要怎样对待自己的生活,有力量的时候该如何去帮助别人。一个好角色、好电影会让我有这样一种分享的态度,跟所有观众去分享观点,我也希望大家在片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新京报:因为一眼阿珍就喜欢了博哥十年,这种初次见面就这么执着的喜爱你认为现实吗?